正在加载数据... 会员登录RSSWAP设为澳门银河网上娱乐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澳门银河网上娱乐>>正文内容

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

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4.1pt; LINE-HEIGHT: 20pt; mso-char-indent-count: 2.0; mso-line-height-rule: exactly">【摘要】目前的语文课要化繁为简,削枝去叶,突出主干,凸显主体,理清主线。本文通过三方面的论述,即找准支点、理清主线、关注关键性教学细节来诠释和操作语文新课程标准下的阅读教学新理念。支点、主线、关键性教学细节丝丝相扣,和谐交融,真可谓是“删繁就简三秋树,标新立异二月花。”

【关键词】删繁就简 领异标新 语文课的关键

 

现象一:“舍不得放弃”

课堂上,一个个细小的教学环节就像一件件礼品,教师就像一个怀里抱满礼品的人,吃力地把一件件礼品分给学生,无暇顾及接受礼品者是否情愿。

现象二:追求“时尚”

“感悟”与“体验”这两个《语文课程标准》中的概念是语文教师使用得极多的。但有的教师却拼命追求“时尚”:读了一句话就要说说体验,读了一段话就要谈谈感悟。学生争得面红耳赤,场面煞是热闹,教师颇为满意。

现象三:迷恋“热闹的课堂”

教师“说个不停”、“呈二显三”。学生“谈个不绝”、“演个不断”。对一些文句优美描写精彩的片断,教师对其中的重点词句视而不见,让学生笼统读过几遍就一了百了。

面对小学语文教学中这几种“怪”现象,应该引起大家的关注和思考。郑板桥有一副对联说:“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语文教学也应该做到“删繁就简”,不能胡子眉毛一把抓。有一些树叶,一秋、二秋就落了,唯有“三秋树”上的树叶是不掉的,是耐寒的,是经得起考验的。那么,教学中怎样化繁为简,真正凸显主体呢?笔者认为,找准支点 、理清主线、教好关键性细节,也就抓住了上好一堂语文课的关键。

一、找准支点,“窥一斑而见全豹”

一位物理学家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起整个地球。大家敢说,给学生一个支点,学生就能解开课文的“红盖头”。这个支点,也就是常说的切入点或者说“文眼”。

寻文本语言的“亮点”

文本语言的“亮点”也就是“文眼”,即文章的焦点和脉络,它把纷繁的内容凝聚在一点上。教师惟有通过密切地接触文本,创造性地切入文本,通过一个字、一个词语、一个句子、一个段落……一以贯之,才能“窥一斑而见全豹”。

“文眼”或在篇首,或在篇中,或在篇尾,读来酣畅淋漓,回味无穷。三年级下册《检阅》文后有两句话:“这个小伙子真棒!”“这些小伙子真棒!”这正是学习本课的难点。上课时,我根据文中起因和结果出乎意料不合常理这一特点,用一句“既然事情这么棘手,想必这次检阅照理说应该不会很精彩,可是故事的结果请大家看课文的最后,观众是怎么评价的,请找出来读一读。”直接切入重点,紧抓观众的“这个小伙子真棒!”“这些小伙子真棒!”这两句赞赏的话,这就是一个“定点”的过程。定好了这一个独特的语言点,然后以点带面,点面结合,体现出朗读引导的实效来,从而达到文与意的真正融合,让阅读教学丰厚圆融!

有的“文眼”就是课文中反复出现的一些词、句。如《一个小村庄的故事》中三处提到了“锋利的斧头”,它是有用意的。“锋利的斧头”代表着人们对树木无情的、残酷的破坏,甚至可以说是那些无知的人们的一种象征。教学时就可用“一把斧头”贯穿全课,课尾的句子:“什么都没有了——所有靠斧头得到的一切,包括那些锋利的斧头。”自然就成了师生探究的主要问题。

   ⒉抓学生与文本语言的“撞击点”

学生与文本语言的“撞击点”,大家把它看作是“教学文眼”。文本文眼是基于文本自身的逻辑,教学文眼的出发点是学生学习的需要。

《游园不值》——一首看似很平淡的诗,窦桂梅老师却能引导学生读出无穷的韵味。这首诗之所以千古传诵,是因为诗人写下了“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名句。但是,老师抓住的关键词却是“怜”字,并用大量的教学时间去让学生体味诗中的“怜”意 (如对“印”、“小扣”的解读)。而正是这一教学文眼的展开,让学生感觉到了这首诗生命的温度,把握到了文字背后诗人绵长的情感,从而印象深刻地走进了诗的世界——对教学文眼的发掘,就是为了让学生与文本以独一无二的方式美丽地“相遇”。

当然,有时候文本文眼与教学文眼还是一致的。也有的课文,并没有很明显的文眼,或虽有文眼,却不大适宜用来设置课眼。对这样的文章,可以在深入的备课中,找到文章情感的聚焦点,把情感的聚焦点作为文眼。“文眼”找得准,撞得正,在学生和文本之间就会产生巨大的“磁场”,就会生发学生和文本之间情、理、意、趣的“高端对话”。

二、理清主线,“删繁就简三秋树”

“点”的运动形成了“线”。 线索是贯串情节发展过程的脉络,编辑借助它把零碎的内容联珠缀玉般地交织起来,使文章各段意思贯通弥合,形成一个严密的整体。“万山旁薄,必有主峰;龙衮九章,但挈一领。”没有主线的课堂,形散神散,教学点线密集散乱,剪不断理还乱,如麻绳拎豆腐——别提了。因而,语文课上,大家要在深入钻研文本和准确把握学情的基础上,舍得“忍痛割爱”,以简洁的线条拉动最丰富的语言材料,使课堂教学成为一首流畅的诗。

寻“线”而导,顺藤摸瓜

面对文本,众多问题萦绕脑中,各问题之间的关系松散、零碎,确定教学主线的确困难重重。教学中应删繁就简,使课堂如三秋之树,瘦劲秀挺。一是结构线。即要善于理出文章的结构线索,去皮肉见骨干。如《富饶的西沙群岛》一课中学生找到“风景优美,物产丰富”后,就顺着这条线索找,为什么说它风景优美,物产丰富?这样就能迅速理清文章脉络。二是主旨线。即不仅要准确地归纳出主旨,而且要悟出体现主旨的层次,去其骨见其魂。三是情感线。即要悟出主要人物或动物、次要人物或动物,以及编辑的情感变化。主线找到之后,须寻“线”而导,顺藤摸瓜,从而做到思路顺畅。

四年级上册课文《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中有个与课题相对的一个词是“中华不振”, 流淌在课文字里行间的也是“中华不振”,这就是少年周恩来立志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原因。有位老师在课上就抓住这个支点,设计了一个大问题背景:“你从哪里感受到了中华不振”,意在改变缺少力度的琐碎提问状况。因此“感悟中华不振”成了课堂流畅的主线,教学大气又不失细腻,在情感体验上酣畅淋漓。灯红酒绿、热闹非凡的租界里看不到一个中国老百姓的影子,妇女的哭诉声,洋人趾高气扬、得意洋洋的模样,中国巡警狗仗人势、耀武扬威的嘴脸……目睹了发生在租界的这一幕幕,学生一次次地扣问:

为什么在中国的土地上,洋人可以横行霸道,有的中国人却不能进去呢?

这个妇女的亲人被洋人的汽车轧死了,中国的巡警局为什么不给他撑腰?

围观的群众都紧握着拳头,为什么这些拳头不朝着那个洋人打下去呢?

还不正是因为中华不振吗?此时的学生为妇女的悲惨遭遇而同情,为洋人的嚣张而痛恨,为巡警的媚外、欺压同胞而愤怒。一声声“中华不振”敲在了学生心上,敲在了所有听课老师的心坎上,敲在了所有中国人的心里。

更难能可贵的是这线条不是“线段”,而是“射线”。如教师在课尾穿插的阅读链接“大江歌罢掉头东”及“现在中国强盛了,我也想想为什么而读书”。把学生的思绪引向课外,使这条“射线”无限延伸。这样的课,有回味、有遐想,余音绕梁,课尽而意未尽。

  依“线”重组,牵线搭桥

有些课文很长,而且很复杂。如按部就班地照着情节展开学习,学生往往只会停留在对课文蜻蜓点水般的认识层面上。这时,就需要教师为沟通编辑与学生之间的思路牵线搭桥——快速聚集中心问题,重组学习板块。

将环节作可移动的板块式安排,自读自悟时空大,学生参与度广、自主性强,学习内容多,有一定的“厚度与宽度”。 一年级下册课文《手捧空花盆的孩子》以小学生喜欢的童话故事的形式,在国王用独特的方法选继承人的情节中,让学生明白诚实的品质最可贵。面对这么长、这么复杂的一个故事,大家可以这样处理:以写国王的表情的句子为线索,以孩子们的花盆为焦点,将教学内容进行重组,形成两大学习板块。板块一:聚焦盛开着鲜花的花盆,感悟不诚实。板块二:聚焦空花盆,感悟诚实的可贵。重组就是为了给学生找出一个学习的支点,从而实现全面地提升理解水平。这对于常识水平相对低下的一年级孩子来说,意义更为重大。因此,简单并非是一种简陋,它是一种境界、一种韵味,简单的背后应该是精要,是智慧,是深刻,也是超越。

三、关注细节,“领异标新二月花”

“删繁就简”和“领异标新”不是对立面,而是和谐的整体。假如只有主线,而没有教学细节的支撑,就只能是内容的初步感知或情感的初步领悟,课就会显得苍白,更谈不上“领异标新”。

因文而异,显现个

细节,按字面上的理解,细者,小也;节者,单位或要点。《汉语大词典》释为“细小的环节和情节”。 “教学细节”可以是围绕重点的一个问题、一段旋律、一个情景、一张图片、一个动作、一份信息……它比起文本点更可谓铺天盖地,但它不能全部累加和堆砌,多多益善。应尊崇孔子说的“择其善而从之”同时择其不善而坚决删之,方显大气。选择突破重点的手段和方法时还须因文而异、显现个性。如《荷花》一课语言优美、意境清丽,如能在研读中着重锤炼学生的语感,是彰显“特色”;又如《我的战友邱少云》情真意切、催人泪下,如能在研读中融入情感熏陶,可以彰显“特色”;再如《太阳》《月球之迷》信息纵横,如能在研读中加强探究方法引导,让学生习得搜索、联系、整合等诸多处理信息的方法,更是彰显“特色”。

⒉下马看花,抓住关键

抓住关键性教学细节,文眼才能如泉眼,用语文的甘泉滋润学生的语文素养。无论是选择哪种方法突破重点,都离不开关键词句的感悟、品味,重点句段的朗读,它是构成教学细节的主体。《语文课程标准》中也指出,要求学生能够“理解主要内容,体味和推敲重要词句在语文环境中的意义和作用”。因此,在教学中,大家应该抓,抓该抓的词句,不能“走马观花”,而应该“下马观花”。 要从审美的角度入手,让学生们感受到语言本身的美,感受到语言的魅力。 

特级教师盛新凤在上《燕子专列》时以“燕子是候鸟,能长途飞行,怎么还用专列送呢”一个问题为教学主线,预设了两个片段:感悟燕子面临的“麻烦”;感悟政府、居民奉献的爱心,贝蒂付出的真情。在第一个片段的教学中,老师对“气温骤降、长途跋涉、饥寒交迫、濒临死亡”四个词语的感悟做了浓墨重彩的处理,为后面学生体会生动的感人的“爱”做了很好的铺垫。比如:“长途跋涉”的理解,首先,启发学生想象,燕子曾经飞过哪儿?学生有的说:“飞过辽阔的大海。”也有的说:“飞过宽阔的草原……”通过讨论,学生明白了这种时间长、远距离的飞就是长途跋涉,燕子想在春天里飞回自己的老家,飞得真累呀!“长途跋涉”四个字背后隐藏着燕子长途飞行的多少艰难险阻。学生透过字里行间仿佛能看到燕子努力振翅高飞的姿势,仿佛听到燕子互相鼓励的叽叽喳喳声。此时的学生冰冷着燕子的冰冷,痛苦着燕子的痛苦,老师趁机引导学生朗读。关键词句的“品读”不正是“三秋树”上未凋的树叶吗?这恰恰是大家应当好好抓住的东西。

正是因为师生对关键词语的深度开发,鉴赏玩索,掂量比较,在此过程中形成鲜明的课堂节奏,时而急风骤雨,时而舒缓悠扬,使学生沉浸其中。或许,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个“细节”,全课才有了“课胆”,老师的导引真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总之,选准支点、理清主线,能突出教学内容的整合,使教学重点更加突出;落实关键性细节,能使课充满浓郁的语文味。支点、主线、关键性教学细节,丝丝相扣,和谐交融,能发挥最大的教学效益。真可谓是“删繁就简三秋树,标新立异二月花。”

 

参考文献:

1、教育部,《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2001年。

2、钱正权,《追求阅读的心灵自由——关于个性化阅读的思考》,《小学语文教师》第11期。

3、方利民,《小学语感教学论》,中国文史出版社,2006年。

4、杨中原,《大气地预设》,《语文新天地》。


【字体:
v>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