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会员登录RSSWAP设为澳门银河网上娱乐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澳门银河网上娱乐>>正文内容

遥远的景美

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 TEXT-ALIGN: center" align=center> 

在师陀教学生涯里,这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是那么的隐秘和痛苦,以致扭曲了师陀的人生轨迹,让师陀陷入了难以自拔的人生窘境。如今已年过不惑的师陀已经结婚,有了一个很幸福的家庭,生活平静如水,一如他刚走上工作岗位时的那段日子,心也静了,人也静了。

(一)

当师陀走进新的班级的时候,依然是吵闹。这些身上还残留着野性的少年总也改不了进入新学校过上新生活的兴奋和激动,他们在教室里你追我赶,叫着吵着,笑着骂着。当师陀悄无声息地走进教室里时,他们俨然没有把这个老师放在眼里。仍然在那里我行我素,只是眼睛都齐刷刷地望向了这个老师。师陀慢慢地走到讲台旁边,仍然没有说话,平静地望着这些野性的少年,他的新学生,即将共处三年的人。在这三年里,他也不知道这个班级会给他带来什么,荣誉,骄傲,耻辱,失败,痛苦,快乐,这些都无定数。师陀心里幻想着,不禁泛起一阵茫然和失落。师陀依然平静地望着,眼睛里却慢慢地露出了严厉的神色,那些少年也许有些好奇,这个老师居然不说话,此时,教室里顿时自然地安静下来了。他们都仿佛若有所待地看着师陀,自己的新老师。该是发话的时候了,师陀清了一声嗓子,故意提高嗓门说:“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关于我自己的情况,没有什么可先容的了。老师倒很想了解你们的情况。今天就先让大家用最生动形象的语言把自己先容给大家吧。记住,要想让别人对你有深刻的印象,你就应该想办法用特别的语言把自己的个性说出来。下面按照座位依次开始吧。”说完,师陀眼光转向了第一排的第一个学生。那个学生大胆地先容了自己的情况,但有个字音说错了,引得其他学生哈哈大笑,后来的几位学生都说得很好。师陀记得她是坐在第一组的第四排的第一个位子,也是第一个先容自己的女生。由于是女生,声音骤然变得比前面的几位男生要小很多。师陀以前从没有听过这种声音,小而坚定,低而从容,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面孔,秀而苍白,灵而忧郁。她那时候还小,个子不算高,头发被一个红色的橡皮筋扎着,流在她那瘦弱的肩头上。她的头没有抬很高,只是平视,眼光正对这师陀的眼睛,没有浮躁,也没有扭捏,平静如水地说着自己的情况。师陀记得她说她一无所有,家庭贫寒,父亲去世,父亲也离家出走了,自己和年迈的外婆相依为命,自己的唯一的希翼就是能和大家共同学习,共同成长,长大后能回报外婆。师陀记得她的先容引起了全班学生的注目,这其中也包括师陀自己。师陀也没见过这样主动先容自己贫寒的家境的学生,以往也没见过像她这样的平静的说话方式,师陀感到有些意外和吃惊。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啊?师陀记得后来的学生的先容都没有听清楚,他总是时不时地把眼光瞥向了她-----一个叫景美的女学生。景美说完后平静地坐在那里,认真地听着别人的先容。脸上没有多少变化的表情,只是眼光时不时地投向师陀,仿佛在探寻师陀的内心世界。师陀记得当自己的眼光和她的眼光相遇的时候,师陀倒感觉有些不自在。师陀知道,就是从那时起,他们之间就结下了一段不解之缘。

那年新学期的第一堂课就这样结束了。可这堂课结束后,师陀却马上找来了学生花名册,查阅了景美的家庭情况,花名册上的情况与她本人说的一致。师陀以往也没少见贫困家庭的学生,可今天却不一样,想想那个景美的面貌和语言,师陀越发感到这个景美有些与众不同。但师陀还是劝诫自己不要为学生过于动情,在这方面师陀是有着深刻体会的。因为在往届的学生当中,也有让师陀动情的学生,师陀为了照顾这些贫困的学生,花了很大的力气去向领导求情,让领导给他们减免学费,还在班上想尽办法给他们筹集生活费,可是到头来这些孩子一毕业就把老师忘了,有的甚至在校外某个地方见面了他们也不向师陀打招呼。师陀为这些学生感到非常失望,渐渐地,师陀对于这些贫困学生的资助心也慢慢地淡薄了,甚至有些讨厌这些学生。一个没有感恩之心的人于自己于他人于社会都是没有什么用的。师陀尝试着唤醒自己对于景美的同情心,但总不是那么强烈,某些时候还对景美产生了怀疑。一个这么小的少年,怎么能有如此的勇气说出自己的家境,而且是那么的从容不迫,简直有些在故作声势,更为奇怪的她还是个女孩。师陀安慰自己要放下心来转移注意力,不要为一个如过眼烟云般的学生而动情。可是事情并没有像师陀想象的那样发展下去。

师陀记得那是开学后的第三个月,天气已经进入了隆冬。一天,师陀正在宿舍里看书,突然班长来报,那个叫景美的女学生在教室了昏倒了。什么?还有这种事?师陀从教这几年,还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于是,师陀飞快地跑到教室里,教室里已经乱作一团。那个景美已被几个大个子女学生扶在怀里,眼睛闭着,脸色苍白,比开学第一天还要苍白许多。师陀快速地走到景美身边,一边命令两个女学生把景美扶到自己的宿舍,一边迅速打电话给他认识的一个司机,让他把景美送到医院。师陀迅速安排好教室里的一切,然后跑到宿舍,仔细向那两个女学生询问了景美的情况。她们说景美已经几天没有吃饭了。什么?居然连饭都没有吃?师陀难以相信在自己的班里居然还有这样的学生。为什么没吃饭?她们说不知道。师陀心里深处的那份久违的同情心此时又迸发出来了。不一会儿,车到了,师陀驮起景美把她轻轻放到车里,然后向医院奔去。在车里,师陀看到了怎样的一张脸啊?呼吸很微弱,眼睛仍旧闭着,头发已经很乱了,掩盖在那张瘦削的脸上,更显得有些病态。师陀情不自禁地用手把景美的头发拂了拂,敦促司机快点。来到医院后,医生检查后说,可能是营养不良,先打营养液,吃点饭再看看情况。师陀赶紧去街上炒了饭菜,特地在饭菜里加了两个鸡蛋,还买了几瓶牛奶,急急忙忙地赶回医院。此时,景美已经躺在了病床上,静静地打着点滴。望着那一滴一滴的营养液流向景美的身体里,师陀心里踏实了许多。

一会儿护士来了,师陀交代护士等景美醒来后把牛奶和蛋炒饭给她吃,自己要到学校去安排一下事情。护士答应了。师陀又飞快地跑到学校,找来花名册寻找景美的家庭地址,然后骑上摩托向景美家奔去。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景美的家到了。当师陀看到这个家时,竟然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破败的土砖房,里面黑漆漆的,一块青石板做成的门槛特别高,几乎有自己的膝盖那么高。师陀慢慢地走进这个家里,大声问道:“有人吗?”一会儿从最里面的一间房里一个蹒跚的女老头出来了,颤抖着声音回答道::“谁啊?”师陀迅速走到她的身边,低着头靠近她的耳朵说:“我是景美的老师,景美病了,在医院里。我来告诉你一声。”“啊?”她满脸的疑惑不解。师陀这时觉得自己应当承担起照顾景美的责任,自己来到这里也丝毫不起作用。师陀原本打算叫景美的亲人到医院去照顾她,但眼前的一切告诉他,不要再对景美的亲人抱任何希翼了。此时,师陀也相信了景美在开学时自我先容的那些话。心里不免泛起一阵苦涩。师陀又骑着摩托回到医院。此时景美已经醒过来了。饭也吃了。靠在床架上,静静地坐着。看到师陀进来了,眼光充满了感激和难为情。师陀赶紧问:“好些了吗?你怎么连饭也不吃呢?”景美回答说:“这个月的生活费没有了,外婆说还要过几天才能拿到钱。”“你家我刚去过,你外婆的收入从哪里来啊?”“她是个五保户。村里每月给她200元的生活补助。”“哦,今后你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先对老师说,让老师给你想想办法。或许老师能够给你意想不到的帮助呢。听到了吗?”“嗯。”景美低声回答道,眼皮耷拉着。师陀记得那个时候景美特别听话,师陀说什么,她就做什么,俨然一对互敬互爱的兄妹一样。师陀看到买的牛奶还在,就拿起来递给景美,关切地说:“喝了吧,身体要紧,没有好的身体,哪有好的学习成绩呢。”景美接过牛奶,慢慢地喝起来,眼光时不时地望望师陀,而师陀此时就坐在景美的病床边,也静静地望着景美,没有过多的话语,就这样彼此望着对方,师陀只希翼这个景美快点好起来,重新回到教室学习,而那个景美此时正享受着一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年轻教师给予的丝丝关爱。师生二人默默无语,很快景美喝完了牛奶,满足地靠在床架上。

第二天,景美就出院了。一切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师陀仍旧平静地教着自己的书,景美也认真的学习着。师陀迅速用自己的钱给景美办理了生活费.景美后来给师陀写了一封信,这封信足有密密麻麻的三页信纸。虽然这封信早已经弄丢了,但师陀对其中的某些语言仍然记忆犹新。景美在信中说:“你是我接触到的最为亲密的人,你不是我的老师,而是我的亲人,一个比我外婆还亲密的亲人。因为有你,我失落的心灵不再失落,因为有你,我绝望的心情不再绝望,因为有你,我冷漠的眼睛不再冷漠。我感觉到了我的身边有一个温暖的人,我将会认真学习,用自己最好的成绩来报答你。”师陀现在想来,也许正是这封不平凡的信左右了他的意志,才会有后来的那么多的事情。如果景美像以往的学生一样不给他写信,不给他写这么动情的信,师陀也许就不会把自己的心情给她,交给一个十几岁的女学生。而这些在别人看来,似乎都难以理喻。可后来的一切的确在师陀身上发生了。师陀看完信,心里感到既欣慰又沉重,冥冥之中蓦然升起一股强烈的责任感。师陀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和那个景美的心靠近了许多。这真是一封奇妙的信啊。


【字体:
v>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